端子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端子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硅谷创业教父PaulGraham的创业洞见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5 12:33:12 阅读: 来源:端子机厂家

Paul Graham 的科技创业加速器 Y Combinator 已经塑造了许多包括 Dropbox、Reddit 和 Airbnb 在内的重量级创业公司。这位创业圈的大牛就创业公司成败的原因、选项目的标准和方法、创业公司的增长、乃至创业的前景等问题分享了一些真知灼见,全文如下。

为什么有些创业公司能够成功而有些却失败呢?

创业公司死掉是因为他们耗尽了资金。那么他们是如何耗尽资金的呢?有时候,是因为销售不给力;但大部分情况下,原因在于他们没有做出受众想要的东西。这跟开饭馆是一个道理:酒香不怕巷子深,即便地处偏僻、价格偏高、服务又差,只要有美味这个“杀手锏”,它还是会广受欢迎。所以,“做出人们想要的东西才是关键。”这才是根本所在。如果你的公司做死了,也许因为你没有提供人们想要的东西。

从Groupon和Zynga的近期发展受阻来看,您怎么判断哪些是人们的长远需求,哪些又是人们的短期需求呢?

这两个是很极端的例子,销售上过于激进会过早消耗公司的发展后劲。公司增长很快是件幸运的事,但同时也面临着疏远用户的风险。你所谈到的是贪吃的风险,虽然大多数创业公司都是因为吃不饱而做死的。

您最近选择了Groupon的创始人Andrew Mason作为兼职合伙人。为什么呢?

他很赞。人很聪明,而且开朗有趣。在我眼里,创业公司都是火车残骸。你通过媒体了解到一些火车失事的新闻,然而还有更多的类似事件是在人们视野之外的。而 Andrew Mason 就是那个被报道的幸运儿。

创业孵化器往往因轻看创业面临的挑战而受指摘,YC的创始人们对创业的困难程度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么?

关于创业圈是什么,我写过的文章并不少。也许其它创业孵化器会低估创业的难处,但我们不是。换言之,创业的现实困难程度是每个人始料不及的,因为人们之前未经历同样的难处。由于没有太多时间和资金风险,这让我们乐意创办一个 YC 这样的公司。所以,我们很乐意为有潜力、有诚意的团队提供资金,即使他们觉得事情做起来很难,那也没关系。只有尝试了,人们才知道自己善于做什么。也许只有 0.5% 的人有头脑和十分的意志去做这类事情。创业公司难做但不是不可以做,正如 5 分钟跑一英里很难但并非不可实现。

在YC投资的公司中,他们的创始人有哪些普遍的缺点?

他们往往不知道如何去独立。孩提时代,他们听父母的;上了学,他们按学校规定做该做的事情;工作了就听从老板吩咐做好本职工作。他们总是像嗷嗷待哺的雏鸟一样离不开喂养。因此我们不得不告诉他们,“我们不是你的老板,你尽管全权负责。”一些人听到这个就怕了,他们注定要给人打工。而另外一些人则善于发现自己其实有一双翅膀并尝试着飞翔。只有在被扔下峭壁的一瞬,你才能有机会发现自己其实是能飞的。

硅谷的创业者是否在解决“实际问题”的讨论一直都在继续,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我认为这是人们看不透惊天动地的创新往往出自一开始不起眼的想法。微软第一款产品是为 Altair 机器实现基础编程语言,当时它共有几千个用户。如果他们在投条差异化路线,起初想法不惊人并没什么。人们往往缺乏观察种子的眼光,不晓得将来它们也许会长成参天大树。

大创意都是由小想法发展而来的,医疗健康即是如此。如果你想做一番事业,大可不必想法惊人,但一定要把事情做好。刚起步,这是个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事。也就是说,要么走一条“小而美”的路线,然后慢慢变得强大;要么就大处起步,但一开始可能做得差一点,然后再循序渐进改善。为什么呢?凭经验讲,一口气很难吃个胖子。这比较符合政府的行事做风,他们的表现往往很糟糕。

您如何能看出小想法中蕴藏的大潜力呢?

大部分情况下,我们看人。如果他们看起来决心坚定、充满热情、灵活机敏,而且想法还不太糟,我们就会给他投钱。我们曾认为 Airbnb 很糟,我们投钱给他是因为真地很喜欢他们的创始人。他们看起来无比坚定且富有想像力。对他们的持续关注让我们免于愚蠢之举。

那些精彩的想法起初看起来可能不起眼,Google 就是如此。当时的搜索引擎市场已是不乏玩家,其中一些还由上市公司运营。人们为什么需要一个新的搜索引擎呢?当我第一次听说 Facebook 时,它的用户群体主要是没什么购买力的大学生,他们每天都把时间浪费在看彼此的个人资料上。如此看来,Facebook 是史上是最蠢的公司了。

自YC成立以来,您评判创业项目的方法经历了怎样的变化?

长久以来,我们积累了许多判断方法。所有的面试我们都录了像,每轮面试前我们都会把前几轮倒序看一遍。这非常有利于我们掌握这些创业公司的发展状态。有时,看着看着视频忍不住就想说“我们差点又上了这些家伙的当。”但有时,我们得说:”哈哈!简直是刺激的 X 计划!“

怎么讲?

比如创业公司的 CEO 不应该有浓重的外国口音。原因大概在于,创业公司有大量细致而微的沟通工作要做,浓重的口音是个很大的障碍。也许有些人会认为讲地道英文的人成功的机率会更高。所以如果 CEO 口音太重无疑会伤害信息的有效传达。

另一个评判标准是创业公司对拒绝的态度。过去我们投资一家公司是因为他们看起来很友善。而对于那种被认可就开心被拒绝就如天塌了一样的公司,我们选择最终会给一个”No”。

现在您怎样看那些估值10亿美元的公司呢?这些公司值这个价么,这是不是预示着泡沫即将来临呢?

Instagram 可能是桩好生意,因为扎克伯格并不蠢。既然他 10 亿美元买下了 Instagram,这意味着他需要这么布局。关于他这么做的原因我的揣测是:Instagram 足以对 Facebook 构成威胁。估值的意义不就在于此么?如果对扎克伯格而言你的公司得 10 亿美金,那它就真地值 10 亿美金。

但 Instagram 是一个不可复制的特例。某些公司估值高可能是因为他们拖了太久没有上市。估值高没错,但估值高跟泡沫并没有必然的联系。估值高意味着它可能有下挫的空间,以后会伴随一定的起伏波动。

但泡沫就是更一回事了。如果某个明知价高还照买单不误的人巴望着把资产转移到另一个更蠢的人手中,这时候产生的才是泡沫。但现在的情况并非如此。现在没有谁要想着投资哪个即将上市的公司转而期待着愚蠢的散户以更高的价格买进这些股票。我了解这些人。这可不是他们的动机。

当下,您似乎是硅谷最乐观的人之一。原因何在呢?

我之所以如此乐观,是因为我得以同硅谷最优秀的 2% 的人一起工作。但就 YC 孵化的当前 53 家创业公司而言,他们表现都相当不错。人们常常指摘现在的年轻人作风懒惰,我们这儿的年轻人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他们都在埋头苦干。也许这就是我乐观的源泉所在。另外,这可能还跟我生来是个乐天派有关。如果你是个天生的悲观主义者,就很难做到这点。

YC的创业公司是否带给您一些收获,同时这些收获又是您之前在运营 Viaweb 时需要知道但没有想到的?

因为当时我们是唯一的互联网应用程序,所以比之于其它创业公司,我并不清楚自身的相对优势和劣势。而现在我很明确我们属于哪类了。Viaweb 是由一群善于编程的拙于销售和做生意的书呆子所创立的。回过头来想,我们其实应该把大把的时间花在销售上。当时占上风的想法却是通过写程序解决所有问题。现在看来,我们软件的复杂程度大大超过了实际需求。

您是否怀念亲自创业时的兴奋感受?

天哪!我再也不要重来一遍了。做投资人比开公司要容易多了。我意思是,YC 现在已经发展成这个规模,至少我们不需要为付费用户提供数据服务,也无需半夜处理某些突发的棘手事件了。即使是投资一个不大符合我创业偏好的公司,也要好过亲自经营一家创业公司。

您怎么看YC的未来?

创业已经成为一股势不可挡的潮流。以往来看,大学生毕业后有两个去向:一是读研,二是找工作。而现在又多了一个选择,就是创业。从产业革命的高度来看,我臆测这会是经济转型的表现之一。

当我还是一个孩子时,我认为你所工作的公司的声望直接影响到个人的荣誉。而创业似乎总跟默默无闻连在一起。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创业的大军,我能够想像将来会有 10 倍、甚至 100 倍于今天的创业公司涌现出来。今天,有不计其数的 Brian Cheskys(Airbnb 的 CEO)和 Drew Houstons( Dropbox 的 CEO)想要为微软和 Google 工作。如果有意愿,其实他们可以自己创业。我们同样要考虑如何实现增长的问题。也许 YC 以后会增长到现在 10 倍那么大也未可知。这个世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名医汇

名医汇

预约挂号平台合作

预约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