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子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端子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汉武帝第四子刘胥一辈子的皇帝梦最终以命祭皇位

发布时间:2021-02-03 10:52:54 阅读: 来源:端子机厂家

汉武帝第四子刘胥一辈子的皇帝梦:最终以命祭皇位

刘胥是汉武帝刘彻的第四子,母亲是李姬,胞兄是那位不但愚蠢而且同样痴迷皇位的燕王刘旦。地节元年(前69),赵何齐的老爸赵长年将延寿暗中与广陵王沟通谋反的事情告发,司法部门查验属实,延寿自杀,楚国被废除,改置为彭城郡。

在中国,最有油水的暴利行业自然非“皇帝”莫属。诚然,入这行常要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无奈收益率实在太高,令人难以抵挡诱惑。故而自古不乏赴汤蹈火、前赴后继者。常人尚且如此,何况皇子!西汉广陵厉王刘胥就是众多垂涎皇位的追逐者之一,他同样为自己的远大理想付出了不菲的代价。

刘胥是汉武帝刘彻的第四子,母亲是李姬,胞兄是那位不但愚蠢而且同样痴迷皇位的燕王刘旦。

武帝元狩二年(前121),江都王刘建因谋反事泄,畏罪自杀,其封地被改为广陵郡。四年之后,武帝以广陵郡部分辖区设置广陵国,封刘胥为王,都广陵(今江苏扬州市)。

武帝在位期间,诸侯王们都还算老实,刘胥也不例外,未见有什么不轨举动。在如此凶险的政治环境之下,他们都不敢有什么作为,然而正因为平时实在没什么正事儿可干,精力无处挥洒,于是就生出了种种怪癖,消磨时光。

长大之后的广陵王有着众多业余爱好,除了听歌跳舞看杂耍之外,最喜欢的还要数举重和角斗。

刘胥生得孔武有力,闲来无事就会跑到健身房运气举鼎,打熬筋骨。他还时常与人比试,每次都要练到汗流浃背方才罢休。此外,为了展示自己的强健体魄和无畏精神,刘胥还迷上了与猛兽搏斗的运动。

广陵王曾经叫嚣:“拳打南山猛虎,脚踢北海苍龙。”那可真不是吹出来的,每次外出打猎,刘胥既不骑马,也不拿武器,而是徒步行进,空手搏兽。一遇到野猪、狗熊之类的大型野兽,刘胥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毫不退缩,反而是挽起袖子,施展拳脚,竟能生擒猛兽,即便比起后来的武二郎借酒壮胆,拳打山东猛虎,也毫不逊色。

刘胥的上述行径传到了武帝的耳中,令他很不以为然,生出厌恶之情。贵为皇子,不知道珍惜生命,修身养性,提高素养,却成天像个猎户一样与野兽为伍,真是太没档次了。因此,在武帝的内心当中,刘胥早就被踢出了接班人的候选行列。

武帝征和二年(前91),长安城发生了一起惊天大案——巫蛊之祸。那位被丞相公孙贺缉捕的阳陵大侠朱安世,反咬一口,揭发公孙贺的儿子公孙敬声以巫蛊之术诅咒皇帝、贪污军费等罪行,公孙贺父子畏罪自杀,诸邑公主与阳石公主、卫青之子长平侯卫伉等全都株连被杀。

武帝命宠臣江充督办巫蛊一案,江充小人得志,趁机排斥异己。七月,太子刘据遭到构陷却不能自明,情急之下杀死江充,被迫起兵,兵败出逃。皇后卫子夫自杀;八月,太子自杀,妻妾子女无一幸免,唯襁褓之中的孙子刘病已被人救下,后为汉宣帝。

储君的位子突然空了出来,皇子们无不蠢蠢欲动,其中又数燕王刘旦最猴急。

太子死了,短命的二哥,即齐王刘闳早在二十年前就挂掉了。如今,排行第三的刘旦顺次成为皇长子。若是按照“无嫡立长”的继承制度,他能不兴奋嘛!刘旦紧急派遣使者到京城,请求宿卫皇宫,保卫父皇。这一拍直接拍到了马蹄子上面。

太子刚死,武帝尚处在悲愤之中,刘旦却在如此敏感的时刻想要进宫护驾,图谋接班的意思简直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呢!可谓是愚蠢至极。武帝雷霆震怒,直接将燕王的使者打入大牢,昭示了刘旦的出局。

大哥二哥都死了,三哥失宠了,这可乐坏了老四。

刘胥暗自高兴,寻思着太子的位子怎么着也该轮到自己了吧。然而皇帝爸爸早就对这个行为举止不合章法的四儿子不抱有什么希望了,压根就没考虑过让他上位。而刘胥却毫无自知之明,依旧在做接班上台的千秋大梦。

征和三年(前90),贰师将军李广利与丞相刘屈髦谋立皇五子昌邑王刘髆为太子的阴谋被武帝识破,刘屈髦被处死,当时在外征战的李广利直接投降了匈奴。由于刘髆并不知情,虽然未被株连,但却在两年后忧惧而死。

如此一来,只有六个儿子的武帝别无选择,只得立年仅5岁的幼子刘弗陵为皇储。三年后,武帝撒手西去,8岁的弗陵在霍光等佐命大臣的辅佐下登基即位,是为汉昭帝。

弗陵即位后大加赏赐两位兄长,意图安抚。然而这哥俩都不领情。刘胥一想到乳臭未干的八岁孩童竟然当上了大汉天子就忍不住地愤愤难平,怒火中烧。

广陵王国领有广陵、江都、高邮、平安4县。按照历史沿革和民俗文化划分,这些地方均属于楚地。

楚地素有崇巫尚卜的传统,约形成于周朝的楚国时期。当时的楚国,巫风盛行,开国之君熊绎就是奉事周天子的大巫。所以楚国的巫师无论大小都有着显要的地位,春秋后期的大巫观射父就曾被奉为“国宝”。“信巫鬼、重淫祀”成为楚人的文化特征之一。这种巫鬼信仰在楚立国的八百年中铸成了难以移易的文化传统,甚至时至今日,故楚地域内的民间巫鬼信仰依然浓烈。

汉武帝时期距离楚国灭亡不过百余年,崇巫尚卜之风在广陵国内自然盛行。长期生活于此的广陵王刘胥不能免俗,对此深信不疑。他接班未成,很不甘心,想起皇宫中的那个小皇帝更是咬牙切齿。国内有一个叫做李女须的巫婆,据说十分灵验,祈福消灾、降神占卜无所不能,刘胥就派人将其请来,求其请神下界,施降灾祸给现任皇帝,保佑自己早日上台,还许诺了大量的金银珠宝作为酬劳。

见钱眼开的李女须立刻开始作法:

天灵灵,地灵灵,男女妖精快现形;

天兵天将我来请,孤魂野鬼两边站;

王母娘娘来显灵。

砰的一声,李大师摔倒在地。突然两眼一瞪,大哭起来,在旁围观的刘胥立刻被镇住了。大师边哭边嘟囔:

“孝武帝(刘彻谥号孝武)已降附我体,汝等还不行礼?”

刘胥见此,吓得赶紧下跪磕头。

大师又说:“朕定要刘胥为天子。”

刘胥又惊又喜,头像捣蒜一样直磕得地板咣咣响。突然,大师再次抽风倒地,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

事后,满心欢喜的刘胥兑现诺言,赏赐给李大师很多财宝。他又担心此次作法威力不足,便请她再往巫山跑一趟,求神祷告。

元平元年(前74)四月,年仅21岁的昭帝病逝,想必是患有难以治愈的不育症,故而没能生下一男半女。刘胥对此十分满意,逢人就夸李大师巫术灵验,是一位能通神的“良巫”。为了庆祝皇帝的早死并答谢神灵的眷顾,刘胥特令举行“杀牛赛祷”仪式。“赛祷”有时写作“塞祷”,是指人们对神灵赐予的庇护给予回报。

昭帝驾崩,举国哀悼,广陵王宫内却在杀牛庆贺,倘若此事被人检举,“大不敬”的罪名就能办刘胥个满门抄斩。然而,此时的宫内也是一团糟,没空搭理这个东南小国内所发生的不法行径。

昭帝无子,朝中有大臣主张立武帝四子广陵王刘胥为帝,霍光认为刘胥为人荒唐,不足为人君。后迎立昌邑王刘贺(武帝之孙,刘髆之子)为帝。刘胥朝思暮想,苦苦等待的皇帝宝座就这样轻易地被人给夺走了。

刘胥既失望,又恼恨。可恶的霍光非要与自己过不去,放着武帝的儿子不立,却要隔辈立孙子,真是太不像话了。他再次请李大师开坛作法,降灾祸给新任皇帝,诅咒刘贺多灾多难,最好趁早死掉。没过多少天,京城传来新皇被废的喜讯。

原来刘贺这个纨绔子弟,不学无术,成天跟那200个随他入京的跟班鬼混在一起,饮酒作乐,淫戏无度。据说是在位27天,就干下了1127件荒唐事,平均一天40件,将皇宫闹得是乌烟瘴气,鸡犬不宁,此举惹恼了权倾朝野的霍大将军。

霍光借口刘贺难堪大任,突然发动政变,将其软禁,又让自己的外孙女,即年仅14岁的皇太后(昭帝皇后上官氏)下了个诏书,将刘贺废黜。

诅咒再次应验,刘胥对此更加深信,多次赏赐给作法有功的李大师等人。然而,幸运之神仍是与刘胥擦肩而过。同年七月,霍光等人尊奉戾太子刘据唯一的遗孙,长于掖庭(宫女住所和皇宫劳教所),年满十八岁的刘病已为帝,即汉宣帝。

得知此事后,刘胥百思不得其解。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武帝的儿子还活得好好的,前太子的孙子反倒被立为皇帝?若要追究,坏就坏在他的身份上。

依据当时的继承制度,刘胥确实具备继承皇位的资格,至于霍光说他行事荒唐,不是当皇帝的料,不过是借口而已。霍光作为权臣,必然要考虑新皇即位会给自身权位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昭帝幼年即位,霍光有辅佐之功;刘贺起于地方,霍光有拥戴之功。若是迎立正值壮年的广陵王为帝,不仅不好摆布,霍光的拥戴之功也会打个折扣。刘病已曾是罪臣后代,根基不深,名声不错,年岁也不大,比起刘胥,无疑更适合拥戴。

不知四肢发达的刘胥是否能够明白这个道理,反正他是邀请李大师三次出山,照旧对新皇帝进行诅咒。

虽然刘胥多次与皇位失之交臂,但“武帝儿子”的身份在那摆着呢,还是有很多人看好他的,楚王刘延寿便是其中一位。

刘延寿是楚元王刘交(汉高祖弟)五世孙,楚国的第八任国王。延寿对广陵王很有信心,他心想:一旦天下有变,身为武帝之子的刘胥定有机会登上皇位。因此,延寿将宝压在了刘胥身上,经常与他私下进行书信来往,商讨天下大事,待机而起。

为了增进两国君主的感情,楚王特意为自己的小舅子赵何齐迎娶了广陵王的爱女为妻。

两家结亲之后,来往自然方便许多,延寿经常让小舅子给刘胥送礼的同时顺带捎话:衷心地祝愿您耳聪目明,多多留心皇位,千万别输在起跑线上。

地节元年(前69),赵何齐的老爸赵长年将延寿暗中与广陵王沟通谋反的事情告发,司法部门查验属实,延寿自杀,楚国被废除,改置为彭城郡。

刘胥自然难逃干系。然而宣帝法外开恩,不但未加治罪,反而赐给这位本家爷爷黄金五千斤,以及大量的贵重宝器。想必在宣帝的眼中,这位年迈的爷爷实在不具备什么杀伤力。

地节三年(前67年)四月,宣帝册立九岁的嫡长子刘奭为太子。刘胥得知后,伤心不已,哭泣着对自己的宠姬南子说道:“寡人永远也当不上皇帝了。”伤心之余,刘胥对于李大师等人的巫术也丧失了信心。咒来咒去,皇帝仍是好好的,自己不但没当上,反而险些丢了老命,便下令停止了对宣帝的诅咒。

此后,刘胥走上了霉运,坏事接踵而至。

第一件:逆子闯祸

刘胥的儿子南利侯刘宝因故意杀人罪被废除爵位。这小子回到广陵老家之后,无所事事,竟和父亲的小老婆左修勾搭成奸。不久奸情暴露,奸夫刘宝入狱,不久被斩首示众。

第二件:封地被削

广陵国国相胜之奏请朝廷,将刘胥在射陂(今江苏射阳湖)的大片肥沃草地分给贫苦农民耕种,朝廷准奏。刘胥十分恼恨,为此和宣帝结下了梁子,又开始了诅咒行动。

第三件:凶兆不断

广陵王宫之中,接连发生了多起怪异现象。

枣树一夜之间生出了十几个新的枝干,枝干红似鲜血,叶子却是雪白色;园中池水变成了血红色,鱼儿也都翻了白肚;大白天的时候,老鼠竟然跑到王后的庭院里跳起了交际舞。

种种怪事吓得刘胥心惊肉跳,夜不能寐。吃饭的时候,刘胥将心中的恐慌说了出来:

这些天,枣树、池水、鱼和耗子都出现了异常情况,实在不是什么好兆头,寡人的末日估计快到了。

刘胥的第六感确实很准,没过多久,他设坛诅咒皇帝的罪行遭人揭发,朝廷派遣专案组前来彻查此案。

虽然早有预感,但事情真来了的时候,刘胥顿时慌了神。他用毒药弄死了20多个为他服务的女巫和知情过多的宫女,妄图杀人灭口。只可惜,种种罪行还是被专案人员查知。

须发皆白的刘胥自知罪行深重,难逃死罪。无奈之下对前来审查的特使们哀求道:

“罪臣死有余辜,告发的事情确实都存在,可事情过去很久了,你们先回去,等寡人想好之后,定会坦白交代。”

此时的刘胥年逾古稀,在宗室中的辈分又那么高,钦差便同意了他的请求,先行回京。

已是深夜,广陵王却依旧难以入眠。即将奔赴黄泉,身死国灭的悲惨下场令他痛彻心扉,皇帝梦想就此破灭的残酷现实更令他死不瞑目。心如死灰的刘胥开始了最后的疯狂。

他将同样心神不宁的老婆孩子全部叫来,在显阳殿大摆宴席,特令宠姬郭昭君和家人子(即良家子弟)赵左君等鼓瑟吹笙,奏乐起舞。

刘胥自斟自饮,喝到半醉时分歌性大发,自己填词,自己谱曲,自己演唱了一首《人生叹》。

歌词大意如下:

人之所以想长生,只为享乐无尽头!既然一生难幸福,何必还要活到头?不如趁早赴黄泉!

人生在世终一死,何必为此徒伤悲!活在世上何为乐?只为随心所欲尔!如今快乐非我有,不如痛快的死去!死亡大门已开启,此事不可雇人替,自力更生人人夸!

听到广陵王如此凄美动人的歌声,左右之人无不落泪,真是“鼋鸣而鳖应,兔死则狐悲”。

宴会一直持续到鸡鸣时分才告一段落,艺人刘胥对王太子刘霸发表临终告白:

“皇帝待我不薄,可我却对不起他。我死后很有可能被暴尸示众。如果有幸得以埋葬,挖个坑儿草草埋掉也就算了,千万不可大操大办。”说完,他就用绶带把自己给勒死了。

阿里斯顿热水器怎么清洗

空调毛细管漏了怎么办

厨房水管漏水怎么办

空调出雾气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