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子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端子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装备制造业如何跑赢世界-【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6 03:34:54 阅读: 来源:端子机厂家

以下是演讲实录:

谭昊:各位嘉宾好!刚才听了屈院长和何总充分激情的演讲,今天我们在这里对于中国的装备制造是坐而论道,其实在两个月之前我有一次身临其境的感受,我们在调研公司的调研时,我们去是很多的地方,我们参观了中联和三一基60米、70米的泵车,现场看是非常的震撼,作为中国的装备制造业感到非常的骄傲,我们由此讨论,刚才两位嘉宾讲得很充分,接下来想请一下三位没有来得及发言的嘉宾,说一下中国装备制造业走到今天有什么样的优势,我想请赵总谈一下您的看法。

赵军:刚才屈院长和何总他们都介绍了中国装备制造业,作为机械制造领先我们是充满信心的,但是作为中国装备制造业的另一个行业,我们是造船行业,作为中国造船行业,我们目前是处于大而不强的局面,但是十年以后,如果要领先世界的话,这个可能是有的。主要是我们现在衡量一个造船企业的级别,或者是领先世界指标的话,我觉得首次定单和年造船总量我们中国的企业已经达到世界第一,我们发展造船业是很短,我们2009年7月的时候,给海航集团收购以后,成为海航旗下的一个现代化造船企业,现在这个企业被浙江省政府定位引领浙江省发展装备制造业关键的项目的企业,截止到今年5月底,我们公司手持定单是世界造船的十位,国内的第三位,从我们的企业可以折射出现在造船企业的规模和首次定单的量很大,但是作为中国造船企业,要领先世界达到第一还需要后十年的发展,我觉得我们发展的优势在于五个方面。

第一,政策的优势。

第二,区委的优势。

第三,产业行业的优势。

第四,管理的优势。

第五,技术的优势。前面三个优势是其他国家造船企业不具备的优势,特别是上个月,我们国家把舟山市定位国家级的海洋开发区,这个开发区相当于上海的浦东开发区和天下的滨海新区一样的功能定位,这样为中国造船制造业插上一个新的翅膀,这个是为后十年的发展提供政策上的支持。区委的支持包括造船企业在浙江的话,舟山群岛区域用280公里的生水岸线没有开发,这个也是一个优势。造船业是装备制造业的一员,今后的十年内可以冲击世界第一的目标地。

谭昊:赵总刚才讲的造船业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德尔福是外企,您的视角跟本土的企业有一点不一样,我想请您谈一下本土装备制造业的想法。

杨晓明:德尔福在汽车零部件是世界级的连通企业,我们在装备方面很小,没有办法跟何总和赵总的企业比,在下半年徐总讲汽车,我只想谈一下,我不觉得德尔福是外国的企业,这个跟我们制造业下十年可不可以成为装备制造业领先,只要在中国生产就是中国的企业,刚才宏观的方面屈院长和何总讲的很清楚,中国制造业一定可以领先,从零部件的形势来看,我们的制造业相对小一点,但是我们的行业对吸收技术、消化技术、资本的运作、创造方面我们相对在中国的制造业里面比较领先。我觉得中国的企业能不能领先世界已经不是梦想,这个十年虽然是很长,但是它是可以看到的,肯定有一些企业可以成为世界领先的企业,我觉得更多是在花在如何成为世界企业。我说一个微观的东西,精益生产,这个产品为了生产世界级的产业,你只差一节就很容易让你成不了世界的企业,何总刚才已经谈到了,中国人的企业是非常的灵活,包括劳动力使用的灵活,这个是世界上很多的国家想不到的,美国的企业换一个东西下来,有一个税要掉走,需要三个工种,但是在中国一个人就可以做到。我们往往的优势体会不出来,是因为某一些地方我们没有系统化的看东西。现在大家已经认识到库存的控制,我们不能让徐总停产,但是你压的越多,资金流动的成本都上去了。1995年我们在中国办企业,光库存的概念,多少天不用,多少天没有预测,我们就把它报废掉,我们企业的工人拿麻袋扔到总经理的办公室里面,说你浪费。前几年我们已经做到2天的成本库存,但是我们现在已经准备4个小时的库存,这样做的话,对精益生产的链条,这个是系统,是服务的理念,我们的优势是非常的明显,但是我们如果不去系统的改善,就会出现问题。还有就是知识产权的创新,比如说德尔福多少年是10%的投入到研发当中,我们在中国去年的研发是70万亿,如果我们不能及时的认识到这方面的重要性,那么想成为世界级的企业会成为它的一个障碍。

谭昊:杨总谈的这个趋势非常的正确,有的企业会倒下,有的会成长,这个是接下来我们要讨论的问题。下面我们跟刘总讨论一下,你作为分析师,你怎么看当下中国的装备制造行业。

刘荣:谈到装备制造业的优势我觉得有三个方面。首先是要提中国的市场,因为有这么多的外资企业把触角深进来,很多人说中国制造业的零部件是外购,我觉得最重要是在中国的市场培育了这么多的企业,我觉得这个才是最重要的。从未来来看,很多人认为在“十二五”期间增速会放缓,我觉得这个有可能,但是我们要看到经济增长的内升动力还没有结束,比如说呈增长化的需求和人口的周期没有结束,制造业的投入,还有消费,对节能减排设备的升级,提高了需求,我觉得市场还是比较好。

第二,中国的制造业还是在于人。国外的成本大概是有几个系列的产品,它确实是很高,但是产品的系列和延伸比中国慢很多,中国刚才前面的几位专家和企业家已经讲到,中国从自主创新和消化吸收的、能力非常强,这个是第二点优势。

第三,政治稳定和金融市场的支持是非常重要,相比的其他一些金融动荡政治部稳定的国家,我们发展装备制造业的时候,外资,投入非常强,尤其是“十二五”要重点发展装备制造业。

谭昊:刚才讲的市场这一点是非常重要,上一次我从长沙回来之后,我总结了有几个特点,这个是刘总讲的市场是非常大,利润非常高,其次传统的人口的密集,刚才何总说的价格低廉,而且人才聪明,在当下的市场的资本集也是可以做到,金融集聚的完善。现在同时具备市场人力资本都密集的条件,中国面临很大的宏观机遇按,我觉得这是大家对这未来5到10年信心的根源。具体到企业的话,我们说未来的十年,中国能不能出现世界级的共识,衡量这些公司有一个标准,用管理界常说的话是基业常青,从宏观来看,一个公司的一个宏观调控能相对能力看周期,因为期间行业是一个周期很高的行业,每一次宏观调控在经济衰退出现大的问题,长期下来不出现大的增长,我想请何总谈一谈三一重工的经验,从目前的数据来看,上半年三一重工已经超额的完成,回顾2008年的金融危机到更早以前的调控,三一重工保持了非常高的增长,实际上已经达到了超越周期,这个有什么何总经验跟我们分享一下?

何真临:2003年的调控,在2003年调控的时候我们布局了上海、北京、沈阳,现在已经成为我们新的增长级,所以一个企业,中国有一句话人无远虑、必有忧,三一就是能够抓住中国调整的机遇,到了高速发展的机遇已经来不及了,所以每一次调整都是重投资金,另外三一人有一种如履薄冰的危机感,2008年的金融海啸,我们对后果想的非常严重,所以我们的高管是纷纷降薪,结果我们2008年出现了0.8的增长,这个是因为国家的拉动,但是我们三一任的危机意识又促进了我们的成长,我们当年在成本节约已经进行了很大的调整,所以说三一人能够取得今天的成就,第一方面是取决于共和国的共同发展。美国的工业化冲升了世界500强2/3,中国的世界化风险为耀,我们怎么把握好决策,这个是我们三一人分享的经验。

谭昊:其实我跟一些优秀的企业家交流过,您刚才提到一周期扩张,是很多企业家的梦想,包括万科,前一阵我万科交流的时候,每一次宏观调控他们是受益者,但是有一个问题,他们想在低价的拿地在银行拿不到钱,你在扩展的时候钱从哪里来?

何真临:三一不缺钱,在企业高速发展的时候,是银行追逐你,不是你追逐银行,这是第一。而且我们有一个非常好的融资平台,为什么我们的净资产利润率能够达到59.6%呢?我们是非常保守的,我们对资金的吸引能力是非常强。一个企业一旦步入了良性循环,更重要的优势的东西都荟萃了,但他进入逆势循环的时候,屋漏又遭连下雨,这就是三一人觉得资本是我们的动力。比如说未来的“十二五”,清洁能源我们在北京布局,这些布局都不是通过兼并,而是通自建设场,我们的国际化我们没有兼并,我们都是自己老老实实在异国他乡,资建设场,所以三一人把资本当成动力。

谭昊:屈院长您觉得3500亿是什么概念?

屈贤明:对此我是半信半疑,因为2003年的时候,三一重工给我半天的时候让我讲讲装备制造业的情况,他们的目前是要扩张,我就去了,去了一个很大的会议室,一看坐了6-7个人,后来又请我到沈阳做顾问,正好那个时候是中长期规划,在北京会计学院,他们当时说那就在会计学院找一个旅馆策划,我说不行,他讲的这些情况我都了解过,沈阳、北京、上海,去年三一的计划我都跟着做了,所以对三一重工的发展,我是非常高的关注。为什么是半信呢?首先从三一的那种活力和创新精神,我认为做3500亿是可能。他讲的日本等等企业,国内现在是井喷式的发展,我有疑问,但是他刚才讲的更具体的一些,他是从更广阔的视野去看待事业,所以我希望他成功,希望泥的部分到逐步出来的结果。总部的来说对三一重工是抱着非常关心,非常的关注。

谭昊:谢谢屈院长,三一重工是目前国内装备制造是一面大旗帜,所以今天讨论5年之后三一重工能不能做到3500亿,某一种程度上也是说整个行业会做到多大,所以我想跟刘总交流一下,刚才屈院长说50%信,50%不信,您是几分信呢?

刘荣:刚才讲的是三一集团的规划,三一重工的规划是在这个当中,我觉得未来50%的增长增速是放缓的,未来国内的市场还是要看国内的市场,就要看未来近几年国际市场开拓的情况。对于这个行业来说,我认为是增速放缓的,但是上市公司是有分化,行业的集中度也要提高,各个公司的产品战略,尤其是在调控或者是危机时刻的反应和战略也不同,所以这个是边走边看。你说将信将疑也是反映了资本市场的心态。每天三一重工都提出50%的增长目标,分析师也是不相信,每天都在调控房地产,没有人相信,但是到最后预测都会慢慢的往上调到这样的目标,我还是比较有信心。

谭昊:刚才讨论的是中国未来5到10年整个行业的发展,优秀的公司能够发展到有多大的问题,这个问题在这个不确定的大趋势下,还有另一面,我们到底遭遇了什么样的挑战,需要克服什么?怎么样才能达到优秀的公司。我想请何总来说,你想达到3500亿讨论的时候遇到的问题如何克服?

何真临:经济界总是在争论多元化、一体化,其实很简单,当一个自成高原公司碰到天花板的时候一定要做多元化,要不然就完成不了宏图大志,单一化是一个企业成长初级必不可少的,如果不能升一口井如何能做好其他的。三一在这个问题做的比较好,首先我们是升空工程机件,我们是把所有工程机件的优秀产业都放到了三一重工,沈阳的三一国际已经上市,现在已经是300亿了,谁能相信三一在5年的时候能够打造出新的上市公司,而且这个上市公司本身在香港是突破了很多东西,而且当时香港的资本市场是非常的低迷,我们的出现是振奋了香港市场,我们当天飙升了16%,都打破了很多的常规,三一这些年是反常、叛逆以非常规的面孔呈现在大家的面前,以前的历史会证明未来的预想,刚才讲的3500亿是我们最低的预测,向洪波先生的政策力争达到5000亿,都跟不上我们老板的思路,更何况你们。所以我们3500个亿,我们几位主要的决策人是有充分的把握和信心,这就包括我们新的布局,包括我们在业内的引领,包括我们在资本市场卓越的表现,反过来又促进了产业的发展。讲到这里时,也不能说中国制造业不可能一片相好,它元气是高端、精益、原始的部件,包括柴油机等这个是我们最大的部分,如果中国人突不破这三个领域,那么我们体量不断的庞大会遇到世界激烈竞争的阻碍,现在世界上最厉害的公司是德国的力斯洛(同音),德国的力斯洛(同音)现在是计划经济,你先付1年的钱,一年之后还会拖你,如果中国不克服这个软肋的话,我们未来还会碰到天花板,我们三一人对实现3500亿是充满了信心。我们现在正在全国进行招标,我们也在自发的研究产品,我们相信通过中国人智慧、勤劳可以克服这个。第二,中国还有一个软肋是在经济市场,如果三一的市场已经超过德国显然是吹牛皮,我们三一有很多的外国人,我问分析师,日本超过德国,日本人说要20,中国要日本还要20年,我们要超过还需要很多年,我们以前的核心竞争力是讲研发和服务,我们去年把精益制造提升为我们竞争力,这个是聪明就能功课,这个是文化的底蕴,德国人的文化就是在制造,德国人要做到世界第一是轻而易举,我们怎么追,除了精益制造的追,更重要是服务创新,用服务保证可靠性和稳定性,所以我们说三一未来的前途我们是充分信心的,我们高管的充满信心,董事也有充满信心。核心零部件的问题这个是第三,精益制造能不能在短期内跟上世界精益水平,但是我们相信中国人的聪明才干,我们相信一定可以肯下这个硬骨头。

谭昊:刚才讲的三点是非常的好,但是具体在未来的时间我们怎么去面对这个问题,我想请杨总谈谈您的看法?

杨晓明:刚才很多的方面已经讲过,另外有几个点我想提一下,第一就是人才,现在面临一个大的挑战就是人才。这个人才还不光是管理人才,我们的教育体系出来的人才,有时候相对的消化吸收比较快,让我们创新比较慢一点。在国际上有经验的人才更加的缺乏,在这方面我觉得有必要引起足够的重视。我们作为合资企业,有一个体会,早期的时候用外来的人有人带,后来变成了大学一样,中国目前的人才还是有一些浮躁,这是第一。

第二,三一重工是良性循环,我们德尔福深深的吃一亏,企业本身的效益不够的话,将来的基金迟早会出现问题。企业能不能产生现金,这个关系到企业运作的效果。因为目前政府的拉动,市场快速的膨胀,总有一天会下去。刚才也提到调整的问题,这个时候要求企业是一种自身运转非常良好的企业,你能够产生现金,你能用你的生产扩充生产技术。要不然到一定的程度就会出现瓶颈,这两点也是需要我们研究怎么样跟国际的企业去学习的东西。人才的问题有一个好的现象是出来的人才比较多,人才的局面出现了变化,人才怎么不浮躁,不是在这个企业干3天,干5天就走了,我想说的就是怎么把核心的人才做一个长期的发展,这个是对企业有一个根本的影响。

谭昊:由于时间的关系还有很多精彩的论点没有展开,我想最后五位嘉宾用非常简短的话,说在未来一年之内,你们最想做一件事是什么事,从屈院长开始?

屈贤明:希望中国的装备制造业能够从生产型到服务型转变。如果三一重工3500亿,如果我们服务在这里面占到30%,这个在国际上不算高,你有1000亿是买服务,那样的话3500亿不多。

何真临:我希望我们三一能够结束高速发展的列车,早日实现我们的美梦。

杨晓明:我一年的计划已经很具体了,就是希望在一年之内把亚太的研发能力变成全球最大,而且这个已经有计划正在实施。

赵军:一年内想做的事情,我想随着中国航空母舰的这次试航,中国造船企业在这一年内把我们的企业做大做强,提升核心的竞争能力。

刘荣:我谈一下未来一年当中看好的具体行业,前面几年有很多大的龙头企业已经成长,我们未来关注一些正在成长的新型行业,工业的机器人(300024)、农业装备服务业,还有海洋工程,很多小的行业或者是中小的公司,他们也在正在成长,所以提示大家关注。

谭昊:我们刚才讨论当下的中国处在市场密集、人才密集、资本密集的特殊机遇,这个是历史给机遇的窗口,给在座的各位提供非常好的机遇,再次我祝愿在座的各位乘风破浪,基业常青。最后用热烈的掌声谢谢各位嘉宾。

重庆激光烟尘集尘机哪家好

自动化机组控制屏康明斯发电机组厂家电话

博山96年茅台酒回收价格时报

收购工厂电子元器件

超细纤维喷涂棉施工

汕头预埋钢板Q235BQ345B钢板加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