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子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端子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视频网站买剧如买房

发布时间:2020-02-11 03:55:18 阅读: 来源:端子机厂家

如同中国房价一样,明知购入价格高企,甚至购入后长期成为“负翁”,但众多视频网站仍频频出手,拿下一部部天价剧集。这疯狂的一幕,也许只有等到大潮退去,裸泳者才会浮出水面。

谁都得买剧:刚性需求?

地产商任志强认为中国年轻人刚性购房需求推高房价。CNNIC数据显示中国网民网络视频使用率与去年底持平。迅雷连续两次在资本市场受挫、无限期推迟上市,可视频网站为争夺市场,买剧热情却日益高涨。

作为一个亏损5年的行业,视频网站如今好像已成版权方“金鸡母”。

今年以来,视频剧集版权采购价节节攀升。搜狐副总裁、搜狐视频COO刘春在微博上抱怨道:“最近参与买剧,感觉网络视频全急眼了,100多万一集打破头去争,简直疯狂啊,这样下去迟早大家都玩完。”

优酷总编朱向阳告诉记者:“无论是热门剧还是冷门剧,比例和幅度上涨都非常可观。”

恰如要买房的人,今年不买,明年房价会继续上涨,让你后悔手中的钱无处可花。视频影视剧采购成本高涨,5年来已达千倍之多。一位视频行业高管介绍,网络视频发展初期,一部电视剧最高也就800~1000元一集,如今热门剧集单集价格已升至80万~100万元一集。

优酷是视频行业老大,就像温州炒房团一样,手中持有大量资本,到处“买房”。去年12月8日优酷挂牌纽交所成为首家在美独立上市视频股之后,今年5月再融5.93亿美元,两次融资总额超过8亿美元。

拥有足够资金后,优酷有实力去做“大而全”的视频网站。优酷高级副总裁魏明告诉本报,优酷并不一定要抢独家,但别人有的基本上也都要有。

搜狐董事长兼CEO张朝阳对此颇为不平。他将优酷的资金称为“廉价资本”,“我们的钱可都是一分分挣出来的。”不过张朝阳认为,必须持续支持搜狐视频购买更多独家版权。

有张朝阳支持,搜狐视频现在可谓视频行业“富二代”,依靠“炒房”,已淘到第一桶金。背靠财大气粗的搜狐母公司,搜狐视频刚刚以3000万元天价拿下热播剧《新还珠格格》。搜狐视频并非“纨绔子弟”,花钱大手大脚,但却将《新还珠格格》分销给优酷、土豆、迅雷、乐视、腾讯、PPS、PPTV 7家公司。

张朝阳对本报表示,“分销已经能够覆盖三千万元购剧成本”。

同时搜狐视频广告收入也一直持续增长。搜狐联席总裁兼COO王昕表示,在线视频增长最为迅速,收入增幅超150%,广告主数量增长接近50%。

另一位“富二代”是百度旗下的奇艺。奇艺母公司百度尽管更有钱,可奇艺花钱要明显谨慎,属于先买房后再谋求改善的类型。百度为奇艺带来了巨大流量,借助“祖上产业”,奇艺用户增长极快。但奇艺CEO龚宇却一直控制公司成本支出,不仅带宽成本控制一直为外界艳羡,龚宇还曾告诉本报,奇艺很少会巨资抢购热播剧和独播剧。

母公司百度当然不希望奇艺仅仅小打小闹。百度CFO李昕晢公布财报后透露,百度和合作伙伴准备继续支持奇艺,并计划在近期向其注资。今年以来,手中有钱的奇艺确实已经开始介入独家剧目的购买,在最新公布的一次采购中,奇艺获得《漫步云端》等六部泰国大剧的网络独播权。

奇艺此举又颇像新浪乐居最近推出的“旅游地产项目”,本应更具贵族色彩的奇艺,终于在买下自己的小窝之后,开始向高端房产和处于价值洼地的旅游房地产项目出手。

其他“富二代”里,腾讯视频最具潜力。它以4.5亿入股华谊,投资5亿成立影视基金,显然有意将自己培养成为“地产商”,盖房、炒楼上下通吃。腾讯在线视频部总经理刘春宁说,腾讯已投资儿童电影《洛克王国!圣龙骑士》,并和各大影视公司寻求合作。此外,借助腾讯庞大的平台,腾讯视频众多热播剧集流量已迅速进入业界前三。

新浪视频和网易视频要低调一些,尽管母公司有钱,可更多只是传播支持。两家母公司勤俭持家,都各自买了“经济适用房”,只是尝试小成本制作“微视频”。

凤凰新媒体属“海归”,它另辟蹊径,购买“商用住宅”。凤凰新媒体副总裁陈志华认为,用户需求并非只有剧集,还有资讯追求。凤凰新媒体着力借助擅长的新闻资讯及娱乐等节目,打造自己的资讯视频网站形象,反倒成为一个成长典型。

内地A股上市公司乐视网则更像“官二代”。它就像是一家大型地产中介商,掌控大部分房源,不仅通过分销赚钱,还有相当部分首先被联通购买。如今它已宣布买断明年70%热播剧。

视频拐点隐现

但正如房价不会一直上升一样,记者采访过的七八位视频行业高管都认为,现在的剧集价格太高了,不过这并不能阻止大家继续买剧的热情。因为在大家心中,未来剧集价格一定会出现拐点,坚持到那时候就会成功。

炒房失败者或借钱炒房者资金链断裂的情形已开始出现,视频行业对资金的大量需求,导致包括56、六间房等资金实力不足的企业,不得不选择转型为各种非主流形态视频网站。

即使在主流视频网站中,也并非每个“富二代”都非常有能力。盛大集团旗下的酷6就是元气大伤的个案,基本相当于“炒房失败”,入不敷出。通过借壳华友世纪,酷6一度有过大笔资金。无论是从股市融资还是母公司盛大集团支持,大量购买影视剧集的酷6都曾经试图证明自己的实力,不幸的是,酷6的用户黏性显然不够,经过数次裁员、高管更迭,连续亏损的酷6已经退出了一线视频网站的竞争。

如果说迅雷上市受挫就像是买到“烂尾楼”没法出手一样,同样是白手起家的土豆,现在也面临一个“坎儿”。在一位视频行业高管眼里,如果在最近两个季度内,“市场老二”土豆成功上市,那么拥有大量资金的土豆,将有望重新与优酷一较高下。可是如果土豆上市受挫,难免要被搜狐视频或者奇艺超越,并陷入资金缺乏、“被收购”的怪圈。

“这是一场大赌局,优酷最有资本,除了搜狐、奇艺这些真正有钱的公司,很多企业已经没法跟注。”一位视频行业高管告诉记者。

久赌神仙输。在财务数据上,仅乐视网一家还可保持盈利,为什么大家有信心去亏本赚吆喝呢?

一位全球500强企业的广告投放人士一语道破天机:“我们今年明显加大了对视频领域的广告投放,包括互联网等新媒体的广告投放已经增加到整体投放份额的15%左右,而且将来估计也会继续扩大投放。”DCCI甚至预测未来五年内,视频行业的广告营销将超越门户网站。

拐点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出现。在陈志华看来,现在视频市场竞争格局仍未确定,故此每一家都希望通过短期的亏损来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以获取远期回报,“如果有视频企业退出市场,只剩下少量的购买方,那么定价权会重新回到视频网站手中。”

原纱央莉

生活资讯

雨宫琴音种子